菲律宾首都商场遭劫持人质全部获释
来源:菲律宾首都商场遭劫持人质全部获释发稿时间:2020-04-04 15:31:59


喷嚏的高速视频成像,绿色为较大液滴的轨迹,红色则是小液滴。小液滴在云雾中可被裹挟传播得更远,甚至进入房间的通风系统。图片来源:MIT

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国务院4月3日发布公告,决定2020年4月4日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在此期间,全国和驻外使领馆下半旗志哀,全国停止公共娱乐活动。4月4日10时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

世界卫生组织当前的建议是,与任何咳嗽或打喷嚏的人保持至少1米的社交距离,以避免感染的危险,而英国、美国建议应保持至少2米的社交距离。

实际上,“病毒在更早时间就已经开始流行”的怀疑一直存在,尽管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公布美国境内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是在当地时间1月21日。杨占秋认为,如果Peter Antevy确实被证实感染过新冠病毒,且能排除他是无症状感染者的可能性,那几乎可以说明新冠肺炎在美国流行的时间比官方确诊更早。

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各国流行的?这个问题在杨占秋看来其实并不难找出答案,“只要将当时有疑似症状的人的血清样本拿出来进行检测就可以了。”杨占秋告诉记者,临床医生是否会保留病患的样本他不太清楚,但自己的研究团队经常会保留几十年的血清样本,“所以,从学术研究角度,我建议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北京联合国大楼下半旗致哀。

“今天,我们向那些在与病毒对抗过程中逝去的生命表示哀悼。北京联合国大楼下半旗。联合国驻华系统将继续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加油中国。”上述机构声明称。

杨占秋认为,Peter Antevy 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而不能肉眼判断。不过,对于留言者“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的说法,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就好像一条长矛,只配特定的一面盾。” 根据Peter 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8%,特异性达到98.7%。

4月2日,《自然》杂志发表的一项德国研究称,在对德国9例新冠肺炎成年患者进行分析后发现,新冠病毒在感染初期,上呼吸道有大量病毒复制和脱落,也就是说,患者上呼吸道复制活跃,病毒可能在症状出现后的第一周内 “排毒” 水平较高。其中2名早期肺炎症状患者在症状出现10天后,其痰液中仍持续有大量病毒脱落。症状消失后,痰液中仍能检测到病毒核酸。这也印证了此前学者发现的 “轻症患者具有传染性” 的结论。

24小时内,Peter Antevy的这条推特收获3600多条转发,在回复留言时,他表示,自己出现上述症状是在一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他还透露患病时人在美国。

大卫 · 海曼说,这项研究表明咳嗽和打喷嚏产生的飞沫可能比原先想象的还要传播得更远。如果这些证据得到支持的话,那么戴口罩可能与保持社交距离同样有效,甚至更有效。大卫 · 海曼同时是世卫组织传染病战略和技术咨询小组主席。